pc蛋蛋幸运28预测
集群搜索
當前位置:首頁 > 走進滄州 > 特色文化 > 滄州名人 > 古代名人
劉 德

人物簡介

劉德(?~前130年)西漢藏書家。漢景帝劉啟第三子,栗姬第二子,廢太子劉榮之弟。劉德在孝景帝前元二年4月(前155年)以皇子的身份受封為河間王。他喜好儒學,衣著服飾言行舉止都依仿儒生。山東的眾儒生多附于他。他在位二十六年去世。逝世后謚獻,又稱河間獻王,家居咸陽,修學好古,遇事實事是。

藏書最多。秦焚書坑儒,典籍湮缺。他凡從民間得一善書,必好寫以還,而留其真本,又加金銀玉帛賞賜,以招四方之書。由是有舊書者,多奉奏河間王。故得書之多,可與漢官家藏書相等。所得書皆古文及先秦舊書,價值較高。其學舉六經,立《毛氏詩》、《左氏春秋》博士。修《禮樂》,精儒學,山東諸儒多從其游。   

他對中國古文化寶貴遺產的保存和延續做出的巨大貢獻是分不開的。漢承秦制,到漢武帝時,感到光靠嚴厲的法制,沒有德行的教育,國家難以長治久安。于是,依從大儒董仲舒" 獨尊儒術,罷黝百家" 的政治主張,實行忠君愛民的孔孟之道。然而 "三代之書" 燔煬殆盡,讀書之人也鳳毛麟角,恢復儒術教育談何容易。這時,河間王劉德應時而起,"于灰盡之余纂亡散篇卷,僅而復存"。劉德為王26載,始終沒有卷入諸王爭權的政治漩渦,而將其畢生精力投入了對中國文化古籍的收集與整理。   

足跡踏遍魯燕趙魏,尋尋覓覓為國求書。劉德不畏勞苦,身體力行,凡聞民間有善書者,則親自前去收求出重金購之,并命人重抄一份留與百姓。對不愿出讓者,則好言求之,從不采取強制手段,這在當時的統治者來說,是難以做到的。由此劉德賢名遠揚,眾多知識分子和百姓,都不遠千里,攜先祖舊書,前來奉獻, 劉德均給予重用和獎費。所得之書,有《詩》、《左傳》、《周官》、《禮記》等多達幾十種。數量之多,充滿樓閣,據載 "其量可與漢朝" 等。   

為整理這些古籍,劉德親自組織參與。他以名儒毛萇、貫長卿為博士、王定為史丞,又廣招天下著名學士,對所得之書進行研究、整理,并在都所西南的滹沱河畔(今泊頭市閻家鋪村)建造了一所儒學研究院,名曰 "日華宮",署客所20余間,聚儒學之士上百人,“晝夜不停,校理編輯,寫著從各地搜集來的古書","群儒個個褒衣雍客,彈冠奮袂","日華宮" 每日讀經誦典之聲瑯瑯、數里可聞。   劉德整理古籍的態度極為嚴謹,對所得殘缺不全、 字異文非和不同版本者,必組織群儒研討辨析、勘誤訂正、精心校理成冊。  

 這里需要特別提出的是現今留傳后世的影響很大的《毛詩》和《左傳》,應是劉德之功績。據傳,《毛詩》最早作者是孔子和其弟子子夏,子作詩序以授曾中,曾中授李克,克授孟仲子,孟仲子授根牟子,根牟子授孫卿子,孫卿授魯人毛亨毛亨授趙國毛萇(號稱小毛公),毛萇被劉德招為博士,《詩》遂為劉德所得。為與當時流傳的《齊詩》、《魯詩》、《韓詩》相區別,毛萇所傳之《詩》冠以 "毛字",謂之《毛詩》。齊、魯、韓三詩早已失傳,唯劉德之功使《毛詩》流傳至今,成為我國注解《詩經》的專著。《左傳》相傳為春秋時左丘明所著,是我國古代一部史學和文學著作。漢朝初年,"北平侯張益及太傅賈誼、京兆尹張敞、太中大夫劉公子等皆修寫《春秋左氏傳》",賈誼將《左傳》授予趙國人貫長卿,人稱之為貫公,被劉德招為博士,隨將《左傳》系統加工整理、校實解釋,才成為今古名篇。   

經過艱苦的校勘著作,整理出大批的正本書籍,這對于當時書典十分匱乏的漢朝廷真是雪中送炭。史載劉德多次車載《詩》、《書》等古籍應詔入朝。漢武帝劉徹看到劉德帶來這么多書籍獻于朝廷,十分高興,每次都要舉行隆重的接書儀式,并在 "三雍宮"召見,還詢問有關儒學的30多個問題,劉德當場對答如流,論之有據。當時,各諸侯王和重臣們也有獻書獻策者,但多是一些雜家所論,沒什么參考和收藏價值,唯劉德所獻之書,才稱得上真正的儒家經典,多是 "精品" 。因此,漢武帝對這位同父異母的弟弟十分器重,多次親自把盞欽命賜酒,并賜金帛獎賞,一時之間劉德賢名傳遍天下。后劉德因遭武帝猜疑而終憂悒成疾,于公元前130年逝于封國。漢武帝念其功勞,遂賜溢為 "獻王",當地人則俗稱之為 "獻書王"。劉德死后葬于封疆之內,其陵寢即此地的獻王陵。   

河間王劉德所聚集之諸儒士中不乏對儒家經典研究頗深的大學者,毛萇和貫公為其中之佼佼者。明張岱《夜航船·文學部·詩經傳》:“卜商始序《詩》,轅固作傳為《齊詩》,申公作訓詁為《魯詩》,浮丘伯授。毛萇作故訓為《毛詩》,毛亨授。”毛萇先從毛亨學習《詩訓詁傳》,后被立為河間國博士,河間王劉德為之建筑君子館。毛亨所論《詩》傳自孔子學生子夏,最合古意。明張岱《夜航船·文學部·毛詩》:“荀卿授漢人魯國毛亨作訓詁傳,以授趙國毛萇。時人以(毛)亨為大毛公,(毛)萇為小毛公,以二公所傳,故名《毛詩》。”《魯詩》亡于西晉、《齊詩》亡于曹魏,《韓詩》亡于北宋,惟獨《毛詩》,由于獻王劉德建君子館作為毛萇傳經之所,向天下學士廣為傳講,得以流傳下來,滋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文人學士。清端木國瑚有詩:“禮士賢王漢古風,昔人已往今人老。傳《詩》博士毛公里,筑館猶聞說君子。”   

貫公先從賈誼學《左傳》,后被立為河間國博士。其所傳《左傳》遞相傳續,直至西漢末年學者劉歆。清張穆《漢河間獻王君子館專歌為仙露同年賦》詩有句:“漢興蕩除挾書律,如日杲杲生于東。三輔邸舍廓有容,碔砆金玉錯其中。坦坦大河壖,神禹廝二渠。獻王筑館河之瀕,實說神樂孰《詩》《書》。蒲輪朅來嘔咦水,河北諸儒為王起。蘭陵客死緒示棼,毛貫諸公盡君子。君子幾凋零,王功在六經。”毛指毛萇,貫指貫公。“蕩除挾書律”,指漢惠帝劉盈廢黜秦代禁止民家私家藏書之嚴苛法律。《漢書·惠帝紀》:“三月甲子,皇帝冠,赦天下。省法令妨吏民者,除挾書律。”唐顏師古注引張晏曰:“秦律敢有挾書者族。”   

漢武帝劉徹建元五年(前136年),朝廷設《易》、《書》、《詩》、《禮》、《春秋》五經博士。京師設立太學,由五經博士任教師。博士教授弟子的經書,均用漢朝通行之隸書書寫,故稱“今文經”。董仲舒是今文經學的創始人,把《易經》陰陽五行學說加以引申、發揮,提出儒學“天人感應”理論和“三綱五常”道德規范。這些理論在當時有利于維護國家大一統的局面和社會的穩定,部分學說受到漢武帝的支持,朝廷于是確立尊儒重書之國策,這對于一心想要振復儒學的河間王劉德來說鼓舞極大。劉德滿懷信心地帶上河間國內的儒學研究成果,奔赴長安,進獻朝廷。據《史記》記載,劉德來朝時間在漢武帝元光五年(前136)冬十月,武帝在三雍宮召見劉德,向他問策。《史記·五宗世家》裴骃集解引《漢名臣奏》:“河間獻王經術通明,積德累行,天下雄俊眾儒皆歸之。孝武帝時,獻王朝,被服造次必于仁義。(漢武帝)問以五策,獻王輒對無窮。”河間獻王劉德在京師長安期間,還和一些儒臣進行過儒學討論。董仲舒《春秋繁露·五行對》即記載有與劉德的對話,并涉及《孝經》,而《孝經》也是劉德所收集上來的佚書之一。宋末元初著名學者馬端臨《文獻通考·經籍志》轉引宋代陳振孫曰:“世傳秦火之后,河間人顏芝得《孝經》藏之,以獻河間王。”   

《隋書·經籍志》記載:漢初,河間獻王劉德好古愛學、收集余燼,得而獻之《士禮經》,合五十六篇,并記威儀之事。又得《司馬穰苴兵法》一百五十五篇,及《明堂陰陽之記》,并無敢于傳論之學者。《周官》蓋周公所制官政之法,李氏得《周官》進獻于河間獻王,獨闕《冬官》一篇。河間獻王購以千金不得,遂取《考工記》以補其處,合成《周官》六篇奏之。漢初,河間獻王又得仲尼弟子及后學者所記一百三十一篇獻之,時亦無傳之者。而又得《明堂陰陽之記》三十三篇、《孔子三朝記》七篇、《王史氏記》二十一篇、《樂記》二十三篇,凡五種,合二百十四篇。戴德(漢代禮學家,字延君,世稱大戴)刪其煩重,合而記之,為八十五篇,謂之《大戴記》。而戴圣(字次君,世稱小戴)又刪大戴之書,為四十六篇,謂之《小戴記》。明張岱《夜航船·文學部·樂記》:“漢文帝始得竇公所獻周公《大司樂》章,河間獻王與毛生采作《樂記》。”

關于本站      聯系我們      法律聲明      網站地圖
pc蛋蛋幸运28预测 麻将骰子的点数怎么看 重庆时时彩APP苹果版 乐彩神一样的胆 十二生肖彩票怎么买 11选5计划网 赌场21点游戏下载 快3投注技巧和规律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红包9包玩法规则 北京pk赛车规则